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我国铁矿石税改步履蹒跚

发布时间:2019-08-14 19:02:30
我国铁矿石税改步履蹒跚 国际铁矿石价格一路走低,国内炼钢厂在经受了国际矿商多年的高价铁矿石蹂躏之后,终于美美地享受到了廉价大餐。而在炼钢厂沉醉在低价矿的欢乐中时,我国的铁矿企业却已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这样的形势下,国际矿商却逆市增产,个中动机值得猜疑。 中国冶金矿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文胜称,矿业巨头企图通过低价挤压策略来完全垄断市场,企图依托低成本优势,拖垮中国铁矿业,将我国高成本矿山挤出市场。 刘文胜向国内业界发出警示,按照当前矿山停产率,未来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将超过90%,国内市场将完全被矿业巨头垄断,我国钢铁工业的命运掌握在他人之手,后果不堪设想。 据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介绍,国际四大矿山企业力拓、必和必拓、FMG及淡水河谷的离岸成本分别为20美元/吨、25美元/吨、30美元/吨和20美元/吨,即便加上运费,到中国价格也才40美元/吨~50美元/吨。 而国内矿山由于资源禀赋的原因,成本大多在80美元/吨以上。此外,过高的税负,也成为遏制国产铁矿石竞争力的一大主因。 实际上,早在1994年,地质矿产部曾就铁矿石税负过重问题发出过呼吁。尽管经历了从1994年开始的4轮调整,但目前国内矿山的税负水平约为20%~30%,在全球仍属于最高水平。 今年9月,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全面清理涉及煤炭、原油、天然气收费基金有关问题的通知》时,为国内矿山企业减税负的呼声再起。 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矿企利润大幅下滑,国内32家重点矿山企业累计利税总额150亿元,同比下降18.44%,其中利润总额51.5亿元,同比下降24.2%,而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46.34%。 李新创曾多次公开呼吁政府为国内矿山企业减轻税费负担。他认为,国内矿山的税赋比例降到10%以内才有一定的竞争力。 在国际矿商低价策略的夹击下,国内许多铁矿企业亏得只剩裤衩了。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12月5日直接进口铁矿石62%品位干基粉矿到岸价格为70.38美元/吨,12月平均价格为69.98美元/吨。铁矿石价格已经连续多日在70美元上下波动,较年初下降了约47%。 在这样的情势下,呼吁铁矿石资源税改的声音几乎一边倒地扑向了国家相关职能部门。12月6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骆铁军终于代表官方作出表态,为了使国内、外矿山拥有合理的竞争环境,工信部下一步将会同财政部、税务总局研究合理征收国内矿山企业税赋的问题。 与铁矿企业的急迫心情相比,这样的表态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因为,从政策研究到政策出台是一个难以预测的时间过程,其间还涉及到各方的利益平衡,最复杂的问题是要看中央和地方如何分成。 尽管企业已经是烧粑等不得热,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支柱,资源税改在技术上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必须在解决地方财政问题的基础上才能顺利实施,因此从出台到贯彻也将会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税改方向尚在酝酿 铁矿石作为与钢铁生产最为密切的原料之一,近年来在国外矿山垄断下始终处于暴利阶段。尽管挤压了钢铁行业的获利空间,国内的铁矿企业却也分羹了这种暴利带来的愉悦,跟着过了一段捧着后脑壳笑的好日子。 随着供求关系的根本性逆转,这样的好日子终结了,取而代之的是跌跌不休的市场。2014年以来,国际铁矿石价格一路下行,给国内矿山企业造成较大压力。 2014年年初至今,普氏62%铁矿石指数从134.5美元/干吨降至71.25美元/干吨,最低曾降至68.5美元/干吨,年内最大跌幅逾49%。 我们曾做过研究,矿价跌到100美元,国内一些矿山就要关闭,而现在已经跌到70美元,部分矿山已经关闭。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骆铁军认为,由于国内铁矿资源禀赋不好,只能尽量多用国外矿,这并不是产业的劣势,关键是形成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 损企业亏损总额47.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55.9%。当前国内已有部分矿山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关停,他们面临的挑战和压力单凭企业自身很难解决,需要政府给予政策支持。从战略角度看,国内外矿山需要保持一定平衡,因此下一阶段工信部还要会同财政部、税务总局研究如何合理征收国内矿山的税费,使国内矿山有公平的竞争环境。骆铁军表示。 从骆铁军的表态可以看出,关于铁矿石资源的税改方案尚在酝酿当中。此前也有消息称,财政部正在酝酿资源税改革方案的扩容。 自12月1日起,煤石嘴山治牛皮癣医院里炭资源税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从价计征的改革。同时,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将煤炭、原油、天然气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停止征收煤炭、原油、天然气价格调节基金等。 我国资源税开征于1984年,当时资源产品按照从量定额的办法征税。1993年,财政部发布《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为建立和完善矿产资源征税体制,将矿产资源从无偿使用变为有偿使用,并逐步提高资源获取成本。 铁矿石资源税征收也是如此,自1984年开始征收,1994年后调整为从量定额征收,征收范围为每吨2元~30元,并根据矿山不同类型和等级来给予不同的征税标准。2002年铁矿石资源税下调,按规定税额标准的40%征收,2006年重新向上调整至60%,2012年上调至80%。 据了解,目前国内矿山的税负水平约为20%~30%,在全球属于最高水平。显然,这样的高税负大大遏制了国产铁矿石的市场竞争力。2009年,国家针对铁矿石税负问题做过专门调研,此后,业内关于给国产矿减负的呼声一直不断。尤其是在铁矿石供需形势发生逆转、价格持续下跌的今天,国内矿山企业已经到了不减负不行的地步。今年9月,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全面清理涉及煤炭、原油、天然气收费基金有关问题的通知》时,为国内铁矿企业减税负的呼声再起。 专家称,煤炭资源税改革先做了尝试,铁矿石资源税改革也会朝这个方向走,但需要先把一系列统计和分成的问题解决好。首先要把铁矿石资源补偿费和资源税合并,现在很多煤矿都取消了补偿费。但这样操作以后,国家的资源权益如何体现?国外将这两项合并在一起,称之为权利金;但中国的资源税并不是权利金的概念。 此前,铁矿石资源税是地方税种,归地方所有。专家表示,补偿费和资源税合并之后,最复杂的问题是中央和地方如何分成。因此,铁矿石资源税从价计征的改革并不是在短期内就能完成的。 减轻税负呼声高涨 在国内,业界有一个基本的共识,由于国外矿山强大的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铁矿石价格即便继续下行,他们仍有可观的利润空间,而国内矿山企业受制于资源禀赋及政策环境,因成本较高而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 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称,国际四大矿山企业力拓、必和必拓、FMG及淡水河谷的离岸成本分别为20美元/吨、25美元/吨、30美元/吨和20美元/吨,即便加上运费,到中国价格也才40~50美元/吨;而国内矿山成本大多在80美元/吨以上。 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矿企利润大幅下滑,国内32家重点矿山企业累计利税总额150亿元,同比下降18.44%。其中,利润总额51.5亿元,同比下降24.2%;而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46.34%。 因此,李新创曾多次公开呼吁政府为国内矿山企业减轻税费负担。他认为,国内矿山的税赋比例降到10%以内才有一定的竞争力。 实际上,自今年10月10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后,铁矿行业就有些坐不住了,再也不愿只当一个欣赏别人风景的看客。此后,关于铁矿石清费立税的声音就一直在鼓噪。 前不久,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秘书长杨家声在2014铁矿石金融衍生品峰会上非常乐观地表示,为降低铁矿企业的负担,后期陆续会有新的政策出台。他认为,今年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下跌已经对国内矿山企业形成了冲击,行业面临的形势和经营环境十分严峻,企业经营呈现明显恶化趋势,生产经营和建设资金十分紧张,经营风险进一步加大。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国内铁矿石行业亏损企业在增多,但国产矿产量却没有明显下降。数据显示,1~9月国内铁矿石原矿产量112341.9万吨,同比增长7.2%。 对此,杨家声称,虽然部分高成本中小矿山在上半年价格大跌时已经被淘汰出局,目前多处于持续停产状态,但仍有一批具有一定实力的矿山在坚持生产,其中不少矿山是钢厂自有矿山,其减产、停产力度和数量非常有限。此前有专家预测,到年底如果矿价仍维持目前价位,国内有1/3的铁矿石产能将被迫退出市场。但在杨家声看来,国内矿山并不会因为当前的低矿价而大幅缩减产能。面对低矿价,国内仍有相当多的矿山企业具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他表示。 以东北地区的十家矿山企业为例,其铁精粉完全成本平均值为513.17元/吨,扣除完全成本分别为646元/吨和756元/吨的两家矿山,其余8家矿山的完全成本平均值只有466.21元/吨。 杨家声认为,目前国内铁矿石市场需求仍处在调价不调量的状态,铁矿石的长期需求依然强劲,行业的困难是暂时的,只要扛过了这个冬天,行业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是可以预期的。与此同时,国家应加大对铁矿行业的政策支持,减轻企业负担,如果能对矿山企业很好地清费立税,可能会减轻企业负担。 杨家声信心十足地坚称,铁矿石资源税改革方案将于明年出台,总体方案与煤炭资源税改革方案相差不多。 不过,由于铁矿和金矿、煤矿有差别,补偿费的费率并不一样,因此,铁矿石资源税的改革税率幅度可能跟煤矿不太一样。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各地涉及铁矿企业税费种类近三十种,除企业通常需要缴纳的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常规税种外,还有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维简费、安全费、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安全生产风险抵押金、土地损失补偿费等名目繁多的特殊税费项目。 专家表示,即使铁矿减税方案套用煤炭业的模式,将资源补偿费率降至零,停止征收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价格调节基金等费用,相比起征收的近三十项各种税费,铁矿石减税力度也十分有限。 不妨参考澳方做法 有分析认为,随着铁矿石价格的不断下跌,矿企的日子愈发的艰难。国内铁矿石资源税改方案的出台将有利于进口铁矿石价格的合理回归,对钢铁行业的盈利也将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据报道,数轮大跌过后的铁矿石未有见底迹象。目前,铁矿石港口仍有天量库存压港,在经济较为疲弱的背景下东莞名失眠医院,消化掉如此庞大的库存尚需一定时间,后市铁矿石价格易跌难涨。截至11月21日,全国41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为10805万吨,较前一月增加87万吨,同口径库存10301万吨。其中,澳矿库存量为5571万吨,巴西矿库存量为1937万吨,印度矿库存量为75万吨,贸易矿库存量为3767万吨,精粉库存量382万吨,球团库存量为229万吨,块矿库存量为1030万吨。 铁矿石港口库存依旧高企,供给压力不减,市场抛售压力较大,钢厂去原料库存过程仍在持续。不过,目前进口矿优势仍较明显,导致钢厂采购进口矿情绪偏高。 数据表明,受铁矿石现货价格持续走弱影响,国内矿山开工率跌破60%关口。截至11月14日,规模在100万吨以上的大型矿山开工率为62%;规模在30万~100万吨之间的中型矿山开工率为53.4%;规模在30万吨以下小型矿山则降至16.8%。从矿山规模来看,中型矿山及小型矿山开工率出现较大回落。港口的高库存将使国内矿山开工率继续维持低位。 这一动向令业内人士非常着急。有专家建议,我们在一些大宗商品的税制制定上,不妨参考一下澳大利亚的做法。 澳大利亚是自然资源大国,其铁矿石出口一度占据全球铁矿石出口的半壁江山。采矿业是澳大利亚的支柱产业,前几年由于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飙升,矿业生产不但为澳大利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更是吸引了巨额海外资本流入,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也令澳元长期坚挺,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货币。 在这种背景下,澳大利亚于2012年3月通过了《矿产资源租赁税2011》法律草案,并于7月1日正式实施,对利润超过0.75亿澳元的煤和铁矿石企业征收矿产资源租赁税,税率为应税利润的30%。 此举一出引发一片哗然。虽然征收矿产资源租赁税有保护本国资源,限制合理开发的因素,但在铁矿石价格高企的国际行业背景下难免有就势取利的味道。新法不但招致海外铁矿石买家的抱怨,就连澳大利亚国内的开采者也反应激烈,因为单位成本的上升将直接影响市场需求,从而导致卖方利润增长趋缓,削减未来投资,最终造成经济减速。 在新法实施一年后,澳大利亚2013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仅为2.6%,明显低于2012年第二季度的3.7%。同时,失业率升至5.8%,几乎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5.9%的失业率持平。其中,多数失业都发生在矿业投资聚集的西澳大利亚和昆士兰。 澳现任总理阿博特在当年参加竞选时明确提出,为了重振经济,必须取消矿产资源税和碳税。2014年7月17日,澳大利亚议会废除始自2012年的碳税法案,这表明澳政府为了振兴经济,在利用税收调节方面有了新的突破。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我们不可能完全效仿澳大利亚的做法,但在减税政策的制定上,不妨借鉴一下。宝宝口臭吃什么可以缓解
高血压日常调理注意事项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有哪些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