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神霄 第四百二十一章 隔壁老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5:01

神霄 第四百二十一章 隔壁老王

一顾盼兮飞出顾府,过了一会飞出雷城不高的城头,心中的念头坚定起来。

鸣哥是她心中的执念,代表着她过去天真无邪的日子。

如果放不下鸣哥,为他患得患失,如同那世间普通女子一般,她顾盼兮的武道之途也就止步武神!

武神啊!呵呵,顾盼兮踏剑飞行,仰头望青天

她顾盼兮的天是一眼望不到,无边无垠。

如果鸣哥的天,也是无边无垠,那两个人并肩一起走下去;如果不是,那她顾盼兮仗剑独行。

孤芳宗,宗如其名,花因罗也是天地间踽踽独行的一个。

顾盼兮受花因罗大恩,不过让她顾盼兮做那牵被遮挡行事的姑爷与小姐的丫鬟与小妾,她做不来。

方才莫名的凶险,一转念的放下,并不就意味着顾盼兮放下对王鸣的爱,只是这份爱,已经超越世间男女,更似有超脱生死之意。

到这时,鸣哥是胜还是败已经不重要,她也不再挂念。但她心中还有最后一丝执念,那就是王家村。

很快,王家村犹如一个小豆腐块出现视线之中,顾盼兮不再御剑飞行,落在地面上。

到了王家村,还在云头之上,多少失礼。

顾盼兮离开官道,走入一条仅容一辆马车的村道,很快周围的景致变得熟悉起来。

“盼兮妹妹,你在哪里?”

这是顾盼兮与王鸣在玩躲迷藏。

“盼兮妹妹,我这有好玩的东西。”

“什么好玩的东西?”

王鸣不会卖关子,顾盼兮开口问,他就直接塞过来。

那是一个王鸣亲手做的一个竹蜻蜓。

“飞啊,飞啊,飞的老高了。鸣哥哥,我以后要飞。”

“盼兮妹妹那跟小仙女一样。”

……

顾盼兮莲步所到之处,就显出一双小儿女来,打闹嬉笑,银铃一般的笑声响遍山谷。不知不觉,顾盼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她没有沉浸其中,分出一半心神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故地重游,寻找那个自己最熟悉最心动的小男孩。

现在的鸣哥,感觉陌生,虽然从他眸底的颜色,偶尔讪讪的羞色顾盼兮依然能确定这依然是他的鸣哥哥。但是,十六岁少女心中还是有一些惆怅。

正是因为感觉到陌生与疏离,又暗暗气愤鸣哥在白云洞天里与花因罗双出双进,顾盼兮才出了白云洞天后就归家省亲的。

此时此刻,王家村村口正上演着一场夫妻打闹。

“王大,有种你就别回来!”

“哼,我在外头再讨过老婆!”王大恨声道。

“你敢?!”

王大哆嗦了一下,然后努力挺直腰杆,道:“有什么不敢的?!”

“囡囡啊,牛牛啊,你们爹爹不要你们啦!”王大婆姨嚎啕大哭起来。

一双粉啄玉雕的三四岁娃娃立刻扑来过去,一左一右拽着爹爹的裤脚。

“你们松开!”王大身子努力朝着村外,振臂呼喊道:“你们为什么要拦我?说不定我也能成为我兄弟那样的武者,受人尊敬,光宗耀祖,说不定我……”王大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俩小孩松开手,回到他们娘亲旁边。

王大婆姨挥了挥手道:“你去吧,我们不拦着你!”

王大表情一下凝固。

“小宗师、大宗师,小武尊、大武尊,还有武神!”

王大嘴角牵了一下,道:“你还知道这些啊?!”

“我当然知道。”王大婆姨神色庄重,道,“你是我男人,有理想有抱负我不拖你后腿。”

“不是……”王大觉得自己玩脱了,“你真不拦我?我可真走了。”

“走吧,男儿志在四方。”

“不是,你不都一直拦着我,然后拦成功了吗?”

王大婆姨道:“我想通了。”

“那我真走了?!”王大做最后努力。

王大婆姨挥手,道:“快去吧。”

“不是,那你们娘仨呢?”王大脸不禁拉长。

“放心,有隔壁老王了。”

王大脸色一下就变了,道:“老婆,你这话什么意思?”

“隔壁的隔壁都是老王,咱王家村出来小王不就是老王。”

王大欲言又止。

“不要再说了,先到越州找你兄弟。”

王大点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道:“这样啊,我觉得吧,虽然有志向有抱负,但是要从长计议。”

“囡囡,牛牛,走,咱们回家去。”王大婆姨不理他,一手拉一个转身走人。

“哎!不是,老婆!我再想想。”王大果断转身,拔腿追过去,“我还是觉得不走了。”

“不走了?”

“我舍不得你们娘仨啊。”

“你就这点出息。”

“我兄弟出息就可以了。”

“那还这三天两回这样闹离家出走吗?”

“不是每个少年都有个离开村庄走向外面世界的梦吗?”

“你每天都做梦吗?”

“嘿嘿,做做也好。”

“这样有意思吗?”

“我觉得有意思。”王大一边说着一边抱起小女孩,道:“囡囡爹爹抱,亲亲。”

“扎!”囡囡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出。

……

顾盼兮现身,看着一家四口男的抱,女的牵,构成一副极温馨的画面,禁不住嘴角微翘。

鸣哥这位大哥真有意思,不知道闹哪出?

鸣哥大嫂也真有办法,直接把大哥制得服服帖帖,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其实,普通老百姓的平日日子,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是一种幸福。而在大门大户里,却是容不得这种平淡的幸福。人人要争,人人要拼,不争不拼,自家就被别家踩在下面。

顾盼兮绕着王家村转了半个时辰,然后到王大家登门拜访。

按俗礼,顾盼兮如果跟王鸣成为一家人,得跟着王鸣一起管人家叫大哥大嫂。

王大很激动,跟顾盼兮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

“我兄弟的资质其实不如我,如果我修武道,那可不得了。”

有这一句,顾盼兮知道王鸣大哥大概是什么人。

如果王鸣听到,会说:我大哥是满嘴跑火车的一个人。

日落时分,顾盼兮告辞,出了王家村,来到王家村外那条小河。

时光仿佛凝固,顾盼兮在河边草地坐了许久,细细的回忆起过去与鸣哥在王家村度过的点点滴滴。

顾盼兮并不知道她所做的其实是一种炼心,她只是本能的觉得她应该来这。

这里什么都不变,河水没有变,附近的一草一木也没有变,顾盼兮有一种回到过去的错觉。这种错觉,真好。

不知不觉,夜深沉,顾盼兮临水照影,想着能看到两个娃娃红扑扑的脸,一个是苹果红,一个是晚霞红。

河面上,顾盼兮巧目盼兮的一张脸。旁边,还有一张脸。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得花多少钱
北京天使儿童医院专家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具体多少钱
北京天使儿童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手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