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苍白之手 第二十九章 击杀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5:16

苍白之手 第二十九章 击杀

“多嘴多舌的小子,你去死吧!”

贪婪骑士莫艾斯双手平举,对准疑是死灵法师的施法者,八指轮番连弹,一口气把所有蛛丝弹都射出去。

鲁斌被蛛丝粘住水壶的左手拦住自动护住的荒原嚎狼,右手展开露出防御符文,无形的力场壁将黑骑士的类法术攻击全部挡住。

安全无虞后,鲁斌向身边的荒原嚎狼轻轻额首示意:“尽力咆哮吧,把你的伙伴都呼唤出来。”

与此同时,鲁斌耗费一半法力,把三头腐臭孤狼都从埋骨之地召唤出来,其中一头升级后实力小幅度上涨,另外两头与荒原嚎狼的灵魂伙伴则保持原有的姿态。

贪婪骑士莫艾斯看见狼人僵尸仰天望月张开嘴巴,听到它发出沙哑的凄厉嚎叫,随后干尸般的身体涌出浓浓的黑雾,四头散发腐败臭味的僵尸狼蹿跃出现,恶狠狠地盯视着身上的要害部位。

“简直不可思议!亡灵会召唤不死生物,怎么可能?难道是罕见的高等亡灵?狼形干尸,莫非是传说中的墓地守卫者,狼头人身的努比斯的眷属?”

荒原嚎狼佐伊.岩牙不仅指引着自己的灵魂伙伴发动攻击,另外三头腐臭孤狼的指挥权限,也被鲁斌亲手赐予。

群狼从不同方向发起试探进攻,染毒的爪子和獠牙,迫使贪婪骑士狼狈不堪地闪躲,与此同时他还得分心兼顾着伺机而动的荒原嚎狼,以及好整以暇,待在无形的防护墙后面,试图用随身小刀解除被蛛丝粘在一起的水壶,让左手彻底解放出来。

“不能再等了!”

莫艾斯从怀里掏出一块水果的皮壳碎片,如钢似铁的牙齿用力咀嚼几下,随即囫囵吞下。

贪婪骑士的吞噬之力发动,他的双手立即冒出长短不一的尖刺,从指关节开始冒出,一度蔓延过肘:“尝尝我的利害,地狱榴莲手!”

一头还未升级的普通腐臭孤狼,被莫艾斯比生铁都不逊色的地狱榴莲手兜头砸落,当即被轰趴在地上,受创很重的头部,颅骨当场破裂,酱紫色的脑汁四下飞溅,眼看是活不成了。

鲁斌立即查看这张卡牌,发现它的生命值差点清零,立即命令埋骨之地进行回收。

黑雾翻涌而出,将这头腐臭孤狼吞没,贪婪骑士提神戒备其它亡灵猛兽的攻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利品就此凭空消失。

莫艾斯原本以为少了一头僵尸狼,遭受的压力多少会有所减轻,可是荒原嚎狼不慌不忙地加入战局,有如钩刃的染毒爪子表面蓝汪汪地反光,明显涂抹了威力不俗的剧毒,即使是他也不敢自持以地狱榴莲手硬抗,只能继续闪躲,并不时反击其它三头僵尸狼。

鲁斌费了一点劲,终于将自己的左手和水壶解开,拧走盖子,轻轻嗅闻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味道,仰头抿了一小口。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旅法师之书首页的流浪法师人物卡,耗费过半的法力陡然恢复满值,鲁斌的内心喜不自禁,忍不住轻轻摇晃铁壶里的月亮井水,估计里面的存量可以让自己开一次小挂。

鲁斌继续查看其它卡牌,受创颇重不得不回到埋骨之地的腐臭孤狼,浸润墓地气息以及负能量的灌注,头部的伤势已经修复,生命值也回到半满的程度。

稍微犹豫片刻,鲁斌等到不死生物的血条全满,这才再次施展召唤,把腐臭孤狼从埋骨之地带出来,随即指着二十步以外,躺在地上的黑骑士,下达攻击至死的命令。

贪婪骑士的眼睛始终不离死灵法师片刻,看见原本重创的腐臭孤狼出现,并快步冲向坎德尔,心里顿时重重一沉,不过他虚伪成性,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异常表情。

莫艾斯一记势大力沉的直拳轰退个头壮硕的腐臭孤狼,低头闪避荒原嚎狼快到撕风的穿心爪,从怀里掏出一块澄黄的果皮,咀嚼了几下随即用力吞下。

贪婪骑士的吞噬能力立即发动,“香蕉步。”莫艾斯踮起前脚掌,呼地一声,整个人飞快地往前滑去,就像施展了脚底抹油一样。

鲁斌看见黑骑士双脚只是交替两次,整个人神奇地出现在受重伤倒地不起的同伙身边,并借助冲力去势将伺机偷袭的腐臭孤狼砸飞。

“吃了榴莲、香蕉就有类似的能力,这不是传说中的黑骑士,而是水果骑士吧!”

鲁斌忍受不住地笑了出来,他的笑声与此时激烈的战斗是如此格格不入,立即引来贪婪骑士莫艾斯的愤怒盯视。

“你们两人待在一起,实在是再好不过。”

他取出“背包”里唯一一张结界卡,四星级的河谷兽浪,耗费两点法力,将它凭空召唤出来。

莫艾斯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危险逼近,不过他没有想到死灵法师会使出这种法术。

距离月亮井不远处的低洼地带,雨水积累的小潭,受到河谷兽浪结界卡的影响,平静的积水有如注入生命似的活了过来。

普普通通的水流违背常理地沿途席卷诸多洼地小潭,聚少成多逐渐汇成一股混浊的洪流,如吞舟巨蟒在废墟里蜿蜒游走,来到高处后对准两位黑骑士,仿佛瀑布似的奔涌而下。

贪婪骑士莫艾斯再强也不过是凡人

苍白之手  第二十九章 击杀

,在自然的伟力面前,他依旧渺小地如同蝼蚁,不仅应声倒地,被不停翻涌的蛇形洪流席卷着朝不远处的古树撞去。

“轰……”

鲁斌看着一站一躺的两个黑骑士都被四星结界卡清扫出视野,满意地撤去力场墙,命令荒原嚎狼以及四头腐臭孤狼伺机格杀。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躺在地上的幻象骑士坎德尔,突然出现在鲁斌的身后,并拢五指成刀,朝死灵法师的后心要害直刺。

谁知坎德尔就要得手的时候,目标人物脚下一滑,速度急速提升地往前扑到,转眼间倒在十步开外的地方。

荒原嚎狼没有任何犹疑,染毒的左手施展出穿心爪,将被河谷兽浪的激流摔晕过去,还没有恢复神志的贪婪骑士莫艾斯的左胸撕挖开来,捏爆他的心脏,夺走他的性命。

“不!”

幻象骑士坎德尔骤然失去伙伴,忍不住发出痛呼,他试图以抢攻死灵法师,迫使其命令召唤生物回救的计划已然失败。

原因就在于他太自信了,自信到无视别人的安危,自信到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心意,结果碰上鲁斌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对手,立即中招吃了个大亏。

现在对方的手里已经染上战友的鲜血,坎德尔将自己的失误迁怒到死灵法师的身上,疾走几步,随即纵跃而起。

虚伪的黑骑士,人在半空中,双脚后屈并拢,以如钢似铁的膝盖,准备施展独特的骑士技.双膝压杀!

就在坎德尔即将落地的时候,原本一动不动的鲁斌立即转身,右手掌心露出防御符文,撑开硬度堪比玄武岩的力场墙壁。

“嘭!”

幻象骑士的双膝压杀,所有威力全部被力场墙壁承受,落点部位瞬间绽放出可怕的蛛状裂缝,可惜坎德尔的助跑长途不够,纵身跃起的高度不足,导致这招一击必杀的骑士技没能发挥出所有威力。

当他的身体全部撞击在力场墙壁上时,二次伤害让坎德尔的全身骨头发出凄厉的脆鸣,尤其是头部,沉重地撞上后,眼耳口鼻都因为内伤溅出血花。

鲁斌好整以暇地躺在铺满落叶的松软地面,双手交叠放在后脑勺的位置,透过裂纹处处的力场墙,欣赏着狡猾的对手先示人以弱,随后逞强蛮干的攻击无果后的悲惨一幕。

“如果两个黑骑士一拥而上,我确实会手忙脚乱,不过一个接一个地上,我倒是不介意送他们回老家。”

抽出左手从裤带里掏出一把铜币,右手手腕部位,曲折闪电描绘的手镯式攻击符文再次点亮。

鲁斌准备妥当,立即撤去无形的力场墙,幻象骑士被撞墙的反震力道弄地到处是伤的身体豁然落下。

一轮雨打芭蕉似的碎物散射,将坎德尔的身体打地短暂滞空,紧接着一枚拳头大的钝头箭矢直接命中胸口,轻易地连骨头、内脏一起掀走。

鲁斌将自己的法力全部用尽,脸上露出少许疲态,立即掏出水壶,抿了一口月亮井水,不仅额头少许擦伤立即痊愈,就连空槽的法力也立即补满。

“呼!”

鲁斌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令他心情愉快,站起身后也不嫌脏手,亲自将两具黑骑士的身体扔进埋骨之地释放出的黑雾,转眼间被它吞食。

过了一会,鲁斌有些奇怪地搔了搔头,旅法师之书并没有生成新的卡牌,他没有怀疑人类的尸体不能直接转化成不死生物,而是认为贪婪骑士莫艾斯和幻象骑士坎德尔的尸体有些特殊,埋骨之地暂时没有能力将它们卡片化,于是任由两个黑骑士安静地躺在地面,渐渐地被泥土掩埋。

鲁斌想到自己的实力能否快速提升,关键还是让埋骨之地不断升级蜕变,他轻轻掂量盛满法力源泉的铁壶。

“既然月亮井水能够补充我消耗的法力,那么它也应该能对埋骨之地有效……”

反正神奇的井水要多少有多少,再不济可以重新灌装。鲁斌当即下定决心,将铁壶丢进埋骨之地。

转眼间,铁壶从半空掉落,平躺在地上,打开的壶口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波光粼粼的月亮井水,浸润着毫无生命力的腐朽墓土。

鲁斌好像听到若有若无的叹息声,估计是饥饿多时的埋骨之地满足后发出的声音,与此同时,原本一公亩的面积急剧往外扩张,现在已是翻倍的两公亩。

苏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苏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苏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苏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苏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