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剑破九天 第470章 魔皇逃亡

发布时间:2019-09-12 13:01:41

剑破九天 第470章 魔皇逃亡

那一刹,纪天行傲立于高天上。

他身躯伟岸如神灵,白袍飞舞,金色战袍烈烈飘扬,犹如剑神降世,气势神圣霸道至极!

擎天宗的数百人,都仰望着他那高大神武的背影,将这一幕永远镌刻在记忆中。

万丈高天之上,一道长达千丈,顶天立地的黑色巨剑,携着无可匹敌的气势,从天而降的轰杀下来。

那把威势骇人的黑色巨剑,散发着无尽的死亡寒意,犹如死神的神剑一般,令所有人都心生敬畏与惊恐。

魔皇站在漫天魔云中,望着头顶上方轰杀下来的黑色巨剑,顿时身躯颤抖,发出无比悲愤的怒吼声。

“竟然是你!”

“葬天!你……”

显然,魔皇感应到黑色巨剑的气息,认出了这把巨剑的身份。

没错!

这把高达千丈,顶天立地的巨剑,正是剑神墓中的通天剑碑!

然而,魔皇的怒吼声才说出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通天剑碑瞬间轰中了它,爆出一道响彻九霄的巨响声!

“轰!”

本就被重创的魔皇真身,当场被通天剑碑轰的爆碎。

它那高达千丈的身躯,崩裂成了亿万块血肉碎渣,散落在方圆几十里的天空中。

真身本毁之后,魔皇变成了一团漆黑魔雾。

这正是它的不灭神魂!

不过,通天剑碑不仅轰碎了它的真身,还镇压着它的神魂,狠狠轰进了大地。

“嘭!”

震天巨响声爆出,传遍了方圆百里,整座擎天宗。

那一刹,方圆百里的大地都剧烈颤抖,波荡起伏的摇晃着。

大地上瞬间出现一座方圆三十里,深约上万米的漆黑深渊!

无穷无尽的尘土迸溅开来,遮蔽了几十里天空。

毁天灭地的冲击波,竟将附近的四座山峰也轰的垮塌大半,几乎变成了废墟。

半座擎天宗,就此变成了满目疮痍的废墟!

如此毁天灭地的威能与景象,简直不似人类所能达到。

幽暗深渊的底部,高达千丈的通天剑碑,死死镇压着魔皇的不灭神魂。

魔皇愤怒的咆哮着,拼命地挣扎着,将通天剑碑冲击的颤抖摇晃,却暂时无法挣脱。

“葬天!你这个混蛋!”

“本皇已经被镇压了千年,你休想再镇压本皇!”

魔雾疯狂涌动着,其中传出魔皇的神魂怒吼声。

通天剑碑寂静无声,不断爆发强大的力量,压制着魔皇的神魂。

但就在这时,血魔王却赶了过来。

它扭动着巨大如山的身躯,飞到巨大深渊的底部,拼命攻击通天剑碑,想要营救魔皇的神魂。

魔皇顿时停止了挣扎,用低沉威严的神魂之音,对血魔王说道:“血魔王,你之前对本皇说过,只要能救出本皇,让我族复兴崛起,你可以付出一切,包括你的性命?”

血魔王毫不犹豫地答道:“没错!魔皇陛下,属下对您忠心耿耿,甘愿为您付出一切!”

“很好!”魔皇声音威严的低喝道:“现在,该你履行诺言,为我族的复兴做出牺牲了!”

说罢,魔皇的神魂释放出一道黑雾,笼罩了血魔王的身躯。

血魔王还未反应过来,巨大如山的身躯就被腐蚀的快速消融了。

它的血肉精魂被魔皇吞噬了,变成暗红色的血光,涌入魔皇的神魂中。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血魔王的身躯就变成了一副巨大的骷髅。

魔皇吞噬了它的血肉精魂,暂时获得了无比强大的力量。

“葬天!给本皇滚开!”

魔皇暴怒欲狂的咆哮一声,释放出刺眼夺目的血光,燃起一团滔天血焰,狠狠轰向通天剑碑。

血魔王的血肉精魂之力,被它一股脑的爆发出来,顿时把通天剑碑震飞了。

“唰!”

通天剑碑倒飞出十几里远,狠狠砸在深渊的岩壁上,令得方圆几十里都地动山摇。

趁此机会,魔皇神魂绽放出血色光焰,快如疾电的飞出深渊,逃向了远处天空。

它使出了魔族秘法,化作一道血色流光,眨眼间就穿过几十里天空,逃离了擎天宗。

不过,它在仓惶逃走之时,还不忘留下一句充满杀意和怨毒的怒吼声。

“纪天行!本皇记住你了!”

“不久之后,待本皇恢复元气了,必将今日之仇百倍奉还!”

魔皇的神魂怒吼声,在擎天宗上空滚滚回响着。

可惜,纪天行却听不到这句话了。

他释放出最强底牌之后,没有众人的真元支撑,便耗尽了所有力量与心神,立刻昏迷了。

他的身躯也骤然缩回到正常大小,从高天上直线坠落,朝下方的废墟中砸去。

高天上的漆黑旋涡,深渊中的通天剑碑,全都缩小了无数倍,飞回到他的体内

向无极看到纪天行当空坠落,连忙飞过去将他接住。

当他降落在废墟大地上,低头查看纪天行的伤势时,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只因,纪天行浑身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纹,涌出无穷无尽的鲜血,将他彻底染成了血人。

他的肉身之躯,就像是布满裂纹的陶瓷一样,濒临崩溃瓦解。

而且,他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身躯就像是一具尸体,体温正在逐渐降低,将要变得冰冷。

“天行!天行你快醒醒!”

“魔皇已经被你击败,仓惶逃跑了,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向无极抱着身躯逐渐冰冷的纪天行,双目泛红的嘶吼着,身躯也战栗发抖了。

虽然,他不愿意接受,更不愿意相信,纪天行就这样战死了。

但事实摆在眼前,纪天行的身躯逐渐冰冷,生机已经消散了!

向无极站在废墟之上,身躯颤抖的仰起头,双目血红的望向天空,布满皱眉的苍老眼角,无声滑落了两颗泪珠。

“不!”

“老天爷!你为何如此残忍!”

“我们血战到底,好不容易击退了魔皇,天行却再也回不来了!”

“为什么?天要亡我擎天宗吗?!”

向无极歇斯底里的仰天咆哮着,几乎用尽了仅剩的力气,声音中充满了悲愤与绝望!

这位纵横南陆九域两百年的天元境强者,一生中不知见过多少大风大浪,经历了多少生离死别。

可是他这一生中,从未像此刻这般悲愤,状若疯狂的咆哮过!

这位貌似为老不尊,性格古怪的老者,一生中落泪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此刻,他丝毫不顾强者威严和长者风范,终于落下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没有人知道,向无极每次嘴上责骂纪天行时,其实心中都饱含着希冀和期待。

而他调侃和嘲笑纪天行时,其实心里充满了欣慰和自豪。

更没有人知道,他将纪天行视若自己的孙儿,将其引以为毕生的骄傲。

如果上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他宁肯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纪天行的苏醒与重生。

(本章完)

小孩脾虚的原因
小儿挑食厌食怎么办
治疗小孩便秘吃什么药
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