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将军在上分集剧情介绍2327集

发布时间:2019-06-08 08:31:22
孩子老咳嗽怎么办
孩子老咳嗽怎么办
孩子老咳嗽怎么办

电视剧《将军在上》正在热播中,目前最新剧情已更新至第27集,下面为大家带来了将军在上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23集:宸妃太后双双过世 皇上终知真正身世

太后来到青苑宫看望宸妃,与宸妃约定将一个秘密永远埋葬。宸妃答应了太后,太后站起来,很慎重地对宸妃行了跪拜大礼,便准备离开。

青苑宫外,皇上与叶昭刚好骑着马走到此处,叶昭提出想去青苑宫讨口水喝,皇上想了想,觉得确实有些累,便同意了。一行人进入了青苑宫,却在门口遇到了刚刚出来的太后,太后见皇上来青苑宫,有些不自在,但是想到刚刚宸妃给自己的保证,又觉得不会有什么事情,便也没有拦着皇上等人。

皇上等人进入殿内坐下后,姜禄海便让宸妃身边的丫鬟紫烟赶紧去扶宸妃出来,紫烟行了礼便进了内室去告知宸妃。宸妃听说皇上来了,立刻强打精神站起来去见皇上。皇上见到宸妃并未觉得有什么,只是像见到普通宫妃那般问候寒暄了几句,便准备离开。宸妃却一直死死盯着皇上,眼中含泪,在皇上要离去之时,更是撕心裂肺地喊了皇上一声。至此,皇上都没有多想,只觉得宸妃有些过于激动,便转头安抚两句,毫无留恋地离去了。

赛完马后,叶昭回到郡王府,叫了赵玉瑾过来。赵玉瑾知道叶昭还是带皇上去见了宸妃,十分生气,觉得叶昭根本没有将赵家和叶家这么多人的性命放在心上。叶昭只说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递给了赵玉瑾一个信封,让赵玉瑾回去再拆开。赵玉瑾回到书房后,拆开信封发现里面是和离书,而且这和离书写得甚是没有文字功底,赵玉瑾看了也只是笑笑,觉得叶昭没有文化。

夜里,皇上正在熟睡,侍寝的是张贵妃。皇上在梦中梦见了宸妃,宸妃面容哀伤,说自己要离开了,不能再为皇上做些什么,还说自己是皇上的生母。皇上从梦中惊醒,张贵妃也随之醒来,见皇上做了噩梦,便安慰劝解了一番,扶着皇上又躺了下去。

第二天清早,皇上起床上早朝,张贵妃在一旁给皇上更衣。姜禄海进来说宸妃昨夜过世了。皇上心中一动,想了想昨夜的梦,便问是何时过世的。姜禄海说是昨夜子时,皇上想到自己梦到宸妃也是那个时候,一时无语。张贵妃见皇上一时失神,便着姜禄海去问太后的意思,看宸妃的葬礼该如何办,姜禄海听后退下了。

太后宫中,得到宸妃过世的消息时,太后正在更衣。本是不满为何昨夜子时宸妃就过世了今天宫人才来报,但是又想想宸妃本也就是一个普通妃子,便也没有责罚宫人。这是,祁王进宫求见,太后便去见了祁王。

祁王此次求见,是为了问宸妃的葬礼如何办,太后只说宸妃只是一个普通的妃子,就按照普通妃子的礼仪下葬即可。祁王却并不同意,说正因为是宸妃,所以定不能以普通妃子的礼仪下葬。太后见祁王执拗,便同意了按一品礼仪安葬宸妃,还将此事交给祁王筹办,祁王得到了太后的准许,心满意足地退下了。

祁王走后,太后便晕倒了,宫人发现后连忙召了太医来看,太医只说太后得好好调养。太后却并不听劝,在天气转冷之际还在花园散步,看着满园的秋色,说自己怕是等不到冬天了。宫人们都在太后身边陪着,宽慰太后,只是太后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没过多久,太后便过世了。太后逝世,定是厚葬。整个皇宫都为了太后服丧,皇上更是好几天没有吃东西,张贵妃怎么劝都没有用。这时,曾经伺候过先皇的宫人杨太妃来了,好像有什么话要与皇上说,皇上便让宫人和张贵妃先下去,自己听杨太妃想说什么。

杨太妃给皇上讲述了一件三十五年前的往事。三十五年前,宸妃只是太后身边的一个婢女,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先皇到太后宫中过夜,无意中看上了太后身边的宫女,便临幸了,之后宸妃便怀孕了,生下了一个男孩子。只是这个孩子在一个夜里,被太后叫人使了一招狸猫换太子,换走了,宸妃从此一蹶不振,也失了宠。

至此,皇上才知道,自己的生母并非太后,而是宸妃。再想起自己这一辈子只见过一次宸妃与那夜的梦,皇上感到深深的悲凉。立刻着人准备去了宸妃的寝陵,宸妃下葬时,祁王坚持要求穿皇后服制下葬,皇上看到宸妃的遗体,对着宸妃深深一跪,认了这个多年未见的母亲。还收了宸妃身边的丫鬟紫烟为义女,替自己为宸妃守陵,享终生俸禄。

第24集:玉瑾被迫参加科考 叶昭抓获玉瑾买题

杨太妃来找皇上,安慰皇上不要因为太后过世过度悲伤,还给了一封太后临终前交给自己的一封奏折,说是可以帮助皇上渡过难关。

第二天上朝时,皇上看着呈上来的奏折,觉得朝中冗官冗兵的的费用太过巨大,国库已然不支。此时,朝中以祁王为首的一众臣子提出应该减少宗室贵胄的俸禄,毕竟宗室贵胄的子弟不用科考便享受俸禄,有些不妥。所以这些臣子提出应该让宗室子弟和寒门子弟一起参加科考,通过的便给与俸禄。皇上思考良久,觉得这个方法甚好,便同意了。叶昭却明白,这是祁王内心记恨赵玉瑾砸了赌场,所以借机拉上整个宗室子弟报复。

夜里,皇上还在勤勤恳恳处理政务,看着堆积如山的奏折,发愁若是改革的话,哪位臣子能担此大任。张贵妃见皇上满面愁容,便提出可以将范仲淹调回来,让他担任改革先驱,皇上心中略一思索,觉得张贵妃的想法很有道理,便即刻下令将范仲淹从睦州调回来。

赵王府中,赵太妃听说符合年龄的宗室子弟都要参加科考,想到自家儿子的水平,心中暗暗发愁,赵王妃见婆婆如此忧愁,便宽慰婆婆玉瑾十分聪明,通过科考定是很容易。赵太妃却还是不放心,一定要深夜感到郡王府去叮嘱一番。

此时的郡王府内,叶昭还没有告诉赵玉瑾要参加科考的事情,只是想着先劝劝赵玉瑾,最好能劝动赵玉瑾主动去参加科考。所以赵太妃来时,便在屋外听见叶昭对着赵玉瑾好一顿夸,说赵玉瑾通晓音律,舞姿优美,为人正义等等,鼓励赵玉瑾去参加科考。赵太妃见叶昭如此,心中也稍微放下了点心,便没有进去打扰二人。

叶昭一番劝说,好话坏话都说了,但是赵玉瑾就是不愿意主动去参加科考,叶昭实在没有办法, 只得说这是强制的,符合条件的宗室子弟都必须去参加。赵玉瑾一听自己的皇叔改革竟然要拿宗室子弟下手,虽然气愤,但是也不得不遵守。

没过多久,范仲淹便回到东京城了,皇上见到范仲淹,直言说明了自己需要范仲淹做改革的先驱,范仲淹心系国家,很痛快地答应了。刚从宫中出来,叶昭便约了范仲淹一同喝酒,在酒桌上,叶昭明里暗里打听这次的考题,想从范仲淹口中套话好帮助赵玉瑾通过科考,但是范仲淹却跟叶昭打太极,什么都不肯说,最后只给叶昭推荐了一名白衣卿相说是可以做赵玉瑾的考前辅导老师。

叶昭并不知道这位白衣卿相是谁,只是先回到府中,给赵玉瑾准备了好多书,想让赵玉瑾好好用功,并且自己准备时时刻刻监督赵玉瑾。待到白衣卿相来了,叶昭才知道这位白衣卿相就是柳永,柳永虽然没有通过科考,但确实是为才子,叶昭见是柳永辅导赵玉瑾,也十分放心。

一天的辅导结束后,柳永准备告辞,便看到一直在后方号称要练字实际是为了监督赵玉瑾的叶昭已经睡着了,蹭得满脸墨水,二人见了哈哈大笑。

赵玉瑾见叶昭对自己如此有自信,便决心下苦功好好准备科考。这时,两位损友来找他,告诉赵玉瑾可以买到科考题目,还说若是赵玉瑾同意便带着三百五十两银子在今夜的杏花楼旁的桥下见面。

赵玉瑾本是不想去,正在犹豫。杨氏眉娘萱儿几人抱着首饰盒走了进来,几人哭哭啼啼,都觉得若是赵玉瑾通不过科考便养活不了自己了,肯定是要休了自己,所以几人都抱着自己的首饰盒想要给赵玉瑾,让赵玉瑾别休了自己。赵玉瑾见几位小妾如此难过,便狠狠心,决定去买考题。但是三百五十两银子又是问题,本来是想从王府的账上支出,但是超过一百两的支出都要向赵太妃报备,所以一时也拿不出来。这时赵玉瑾看到了几人的首饰盒,便拼拼凑凑最后拼够了三百五十两银票。揣着银票,赵玉瑾来到了与两位朋友约好的地方。

赵玉瑾本都想好了买考题,但是又怕叶昭对自己失望,所以在最后关头还是决定不买考题,转身离开。刚刚走出来,便被巡城士兵发现了,然后几人都没有逃脱。而叶昭,竟然也来抓人了。

第25集:赵玉瑾榜上有名 范仲淹被人威胁

叶昭亲自带着人来抓赵玉瑾和两位买题的损友,赵玉瑾觉得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便狠狠地凶了叶昭一顿。哪知,随后京兆尹就说叶昭并不是来抓赵玉瑾的,是来抓题贩子的。原来,叶昭知道这个题贩子最近骗了好多人,便谎称赵玉瑾等人是舍身做诱饵来引出题贩子的。赵玉瑾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叶昭,但是又拉不下面子去道歉,只得先悻悻回了郡王府。

而两位损友打开题贩子给的题目,发现果然是假的,十分生气,追着巡城士兵去找题贩子要回自己的银子了。

柳永继续给赵玉瑾辅导,柳永讲课十分生动,循循善诱,赵玉瑾在柳永的引导下很快学会了作诗。转眼到了考试的那一天,监考是海威宁,赵玉瑾因为已经下了功夫,所以倒也不慌,坐在考场不慌不忙地答题。

考完试便到了阅卷的时候了,此次的主审是范仲淹。在几位臣子一审时看到了一篇十分好的文章,便拿给范仲淹看,范仲淹看了之后,觉得这篇文章果然写得十分精妙,揭开封条一看,又是柳永的。上次因为海威宁阻拦,所以柳永没能被录用,这次范仲淹决定亲自去找皇上。但是皇上还是不看好柳永,并且亲自提笔将柳永的名字勾去了,范仲淹深深地为柳永感到可惜。

杏花楼中,柳永约了赵玉瑾喝酒,柳永通过范仲淹知道自己这次又是录取无望,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最后醉倒在桌子上,赵玉瑾想要扶柳永起来,却发现自己扶不动。幸好叶昭及时赶到,安排人将柳永扶上马车送回客栈,还准备了一辆马车送赵玉瑾回客栈。赵玉瑾本觉得经过那晚的事情之后与叶昭有些尴尬,但是见叶昭已经主动来找自己, 也顺着台阶下来了。

没过多久就到了放榜的时候,赵玉瑾知道自己过了科考后立刻来到王府给母亲报喜,赵太妃见儿子成功通过科考自然也是很高兴的,但是又不免念叨叶昭在放榜之时不见人。赵玉瑾便为叶昭辩解了两句,说实在是军营事务繁忙,叶昭抽不开身,赵太妃笑着和赵王妃说玉瑾都知道护着自己的媳妇儿了,赵玉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叶昭发现胡青最近行踪很是可疑,而且总能提供一些情报,便来找胡青问到底是做什么。胡青见瞒不过叶昭便承认自己却是在和采桑一同做一些事情,但是暂时不能告诉叶昭。叶昭见胡青执意不愿说,也并未太过勉强。二人一同去看望范仲淹,商议了一些改革的事情,当他们得知范仲淹准备从贵族利益下手时,觉得这个方法很是可行,便都表示支持。

赵玉瑾正在湖边喂鱼,小夏子匆匆忙忙跑来地上请帖, 柳永在醉花楼宴请众人为赵玉瑾贺喜,赵玉瑾接下请帖后,小夏子又说了一个好消息,原来当时一起买考题的张珪与郭元景虽然没有通过科考,但是叶昭联名京兆尹一同上书,说二人做诱饵有功,为二人请功。皇上觉得确实如此,便赏了二人终生俸禄,赵玉瑾暗想这两个人运气还不错。

小夏子奉了赵玉瑾的命来到范府请范仲淹一同参加晚上的庆功宴,但是范仲淹并不在府中,只有红蔷在,小夏子到时,红蔷正在练字。因为红蔷的字是范仲淹教的,所以和范仲淹的字几乎一模一样,小夏子见了心中甚是羡慕红蔷有个好主子。

夜里,范仲淹正在拟定改革方案,突然从窗外飞来一把匕首,直直插在范仲淹的桌前,范仲淹吓得立马站了起来,却没有追到人。回到桌前,看到匕首上面卷着一个纸条,便拆开看了,发现是有人威胁他改革,说他会和商鞅一样被五马分尸。范仲淹拿着这个纸条去找叶昭与胡青,二人都觉得此事太危险,决定暗中保护范仲淹,范仲淹心中感谢二人对自己的帮助。

之后的夜里,叶昭与胡青都坐在范府屋顶上,以防有人趁夜偷袭,对范仲淹不利。二人在屋顶上聊聊天,说说话,时间倒也过得很快。叶昭很认真地感谢胡青帮自己出谋划策, 让自己与赵玉瑾的婚姻可以保持这么久。胡青便装作不正经的样子说自己快要吐了,叶昭知道胡青是不想气氛太尴尬,便顺势给了胡青一拳,将胡青打下了屋顶,自己坐在屋顶偷偷地笑。

没多久,范仲淹就拟定好了改革方法,进宫拜见皇上时呈给皇上,皇上看后十分满意,立刻任命范仲淹主持改革各项事宜。

第26集:范仲淹推行改革 陆震庭利用红蔷

早朝时,皇上安排范仲淹讲解改革制度,范仲淹列出了十条改革项目,皆以精简财政,富国强兵为主,并且提出以后不得再出现高级官宦举荐自家子弟做官任职,得到了大部分朝臣的大力支持。

张珪进宫看望姐姐张贵妃,真实目的是想让姐姐帮自己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张贵妃心知现在正是改革的时候,本不想答应弟弟,但是受不住张珪求她,最终答应张珪自己去试试。张贵妃前来找范仲淹,说到了此事,范仲淹虽没有明确拒绝张贵妃,但是却说了自己要去征询皇上的意见,张贵妃有些忐忑,但话已说出口,也无法收回。

范仲淹去求见皇上,问皇上改革是否应该严格执行,不得徇私枉法,皇上明确表示不得质疑。范仲淹提出张贵妃想要为弟弟张珪谋取一个宣徽使的职位,皇上觉得宣徽使只不过是一个九品芝麻官,给了就给了,没有大碍,但是范仲淹不服,步步紧逼,逼得皇上无话可说,只得瞪了范仲淹一眼,放下手中的书离去。

皇上回到宫中,怒气冲冲的,只说要赶紧备水洗澡,张贵妃见皇上生气,忙问发生了何事,皇上便说了方才范仲淹之事,还责问张贵妃为何要在改革之际往刀口上撞,张贵妃见皇上也无法说动范仲淹,知道此事是自己做错了,连忙跪下请罪,皇上心中爱护张贵妃,并未计较什么。

祁王府中,祁王正叫了陆震庭前来商议事情。祁王觉得范仲淹推行改革必定会得罪许多人,但是自己也有恃无恐,毕竟自己名下不干净的也只有一个赌坊,还是先皇特许设立的。并且提到之前皇上也拿着赵玉瑾从赌坊赢来的钱给太后做寿,所以暂时还是无所畏惧。但是祁王也意识到,范仲淹这个人,必须尽早处理掉,否则后患无穷,所以让陆震庭叫了自己手下的小贵子来,安排了一番。

小贵子先去了郡王府找小夏子,说是听说范大人府上有个红蔷姑娘,才貌双全,自己想去见识一下。小夏子刚好也要去找红蔷,便答应带着小贵子一起去。二人一同来到范府时,红蔷正在给灯笼上题字,小贵子见了红蔷姑娘,把红蔷姑娘好一顿夸,还要了红蔷写好的一个灯笼。小夏子见小贵子有了灯笼,立马为自己也要了一个。

没过多久,小贵子又同小夏子一同来找红蔷,说到了之前红蔷的那个灯笼,自己提着灯笼去上街办事,被人看上了灯笼,卖了三十文,可以算是高价了。同时,小贵子提出,既然红蔷的字这么值钱,不如三人一同做点小买卖,就卖灯笼。红蔷刚开始并不同意,但是经不住小夏子和小贵子劝说,并且自己也想赚点钱为范仲淹换一套好一点的茶具,所以同意了。

说干就干,三人的小摊很快摆了起来,生意做得还不错。这时,有一位夫人带着家丁来,说是买下了所有的灯笼,求红蔷去自己府上为自己写一幅字,出价五十两,红蔷心动了,便答应了。此时,刚好小贵子和小夏子都有事情离开了,所以只有红蔷一个人到了那户人家。

红蔷到了那家之后,很快便发现自己要抄写的文章正是范仲淹的策论十条,那家主人说自己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十分好,想抄写一份好好拜读,红蔷便安心抄写了。写完后,那家夫人将红蔷送走,从屏风后却走出了陆震庭,他拿起红蔷写的文章,看着上面有如此,则可制宋,强我大夏的字句,阴阴地笑了。原来,这本就是陆震庭的陷阱,红蔷的字和范仲淹的字一模一样,只要如此,定能扳倒范仲淹。

小夏子坐在凉亭下欣赏红蔷给自己的灯笼,被赵玉瑾看到了,赵玉瑾见小夏子拿红蔷的字当宝贝,便说自己的字也能价值千两,小夏子却讽刺赵玉瑾只会写屎壳郎,臭虫,癞蛤蟆,我呸呸呸几个字,气得赵玉瑾作势要打他,小夏子却飞快地溜了。

祁王的夫人来到书房,见祁王还在处理公务,便问祁王可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祁王已经被无数公务忙昏了头,哪里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夫人见祁王并无心思量,便转身离开了。祁王觉得应该安慰一下夫人,便跟着出来,却没看到夫人,正在徘徊之时,一支箭从远处射来,正好钉在院中的柱子上,祁王拔下箭发现上面绑着一个小竹筒,里面仿佛有纸条。祁王夫人在柱子后看到这一幕,脸色阴郁。

第27集:岫水州发洪水 赵玉瑾被派赈灾

祁王打开小竹筒,抽出里面的信,看了上面的内容后直接将信烧掉了,不留痕迹。祁王妃回到房中,打开了一个小盒子,拿出了里面的一方手帕,紧紧握在手中,面容哀伤,仿佛因为祁王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而十分悲伤。

柳惜音带着红莺一路跋涉,进入了岫水的地界。看到远处有一座尼姑庵,柳惜音便带着红莺去了尼姑庵,本想是出家修行,但是住持说柳惜音凡心未了,不能修行,柳惜音恳求无果。此时,岫水州的知州章大人正巧也带着小妾在此处上香,见柳惜音貌若天仙,便动了心,上前去询问发生了何事,得知柳惜音想要出家,便让住持先收下柳惜音,其实内心打的是日后来纳柳惜音为妾的主意。住持见章大人都为柳惜音求情,便答应了收下柳惜音。章大人的小妾怎么不知章大人打得什么主意,但是又拦不住章大人,只得随他去了。

回到府中后,小妾在给章大人按摩,章大人又说到了柳惜音的事情,小妾听着生气,但是为了不惹怒章大人,还是得问章大人出谋划策娶得柳惜音。

柳惜音跪在佛像前,只想青灯古佛,了此一生。红莺在一旁劝说柳惜音回雍关城,柳惜音也不愿意,既然柳惜音不走,红莺自是也不走,要留在尼姑庵陪柳惜音。

回到房中后,柳惜音发现自己的一条锦帕不见了,那条锦帕对柳惜音来说十分重要。红莺便准备出去寻,想着是丢在佛堂了,去佛堂要路过住持的房间,到住持房门口是红莺听见有人在威胁住持说出柳惜音的住处,听说是章大人派来要带柳惜音走的,红莺听后十分惊恐连忙回房间去找柳惜音,带着柳惜音准备逃跑。

跑到门口时柳惜音又想起了那方锦帕,便执意要回去找,好不容易回去找到了却也被那些黑衣人发现了,他们一路追赶,柳惜音他们只得不停地跑,却跑到了一个悬崖处,眼看无路可走,只得表明自己的身份,说自己的表哥是天下兵马大将军,但是那些人才不管,仍旧想要捉柳惜音回去领赏。柳惜音一时没踩稳掉下了悬崖,还拽着红莺一起摔了下来,二人挂在了一个树枝上,但是树枝过于脆弱,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红莺便放开了手掉了下去,留下柳惜音一个人活着。

岫水的衙役到各个村庄收税,但是岫水已经连绵大雨好久了,庄稼都被淹完了,可以说是颗粒无收。但是那些衙役才不管,在农户家里翻箱倒柜,能拿走的全部拿走,提着鸡鸭酒肉走早路上,还想着回去之后要大吃一顿,不醉不归。但是还没走出村庄,便看到远处岫水河决堤了,洪水涌进村庄将村庄都冲毁了,村民衙役皆是死的死,伤的伤。

有幸存者跑去禀报章大人,章大人第一反应却是这岫水河决堤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修建的堤坝很牢固,一定没有问题,是雨实在太大,撑不住了。说罢章大人还想到自己可以向朝廷申请赈灾,再捞一笔。立刻叫了手下的人来撰写奏折,准备向皇上请奏赈灾银,这时,小妾前来向章大人说了柳惜音之事,章大人听说柳惜音是叶昭的表妹,知道自己闯了祸,但是又转念一想,没有人证明柳惜音是被自己弄死的,只能说是她自己跑走了,然后不知道遇上了山贼还是流寇,所以不见了,和自己并无关系。小妾听了这个说法,觉得可行,便退下了。

此时的东京城内,大臣们为了赈灾一事纷纷上奏,皇上也想拨款赈灾,但是苦于国库空虚,实在无法,只得削减宫中用度,然后大臣再交一些银子上来,这下子又触犯了有些大臣的利益,大臣们都心中怨恨。后宫之中,皇上叫了张贵妃与郭皇后商议此事,二人都为节省银两提出了想法, 最后最关键的事情是派谁去赈灾,经过几番商议与皇上思量,最终决定派赵玉瑾带着叶昭去赈灾。

皇上召了赵玉瑾进宫,先是拐弯抹角地提了一番,最后说可以放叶昭几天假,让赵玉瑾带着叶昭出去玩玩,赵玉瑾本来十分开心,觉得皇叔父体贴人意,但是随后就听到了皇上的本意,是让自己带着叶昭去赈灾,赵玉瑾有些懵。

以上就是关于将军在上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OL如何盘发简单又好看 3步diy优雅高发髻盘发
整平船顺利完成E17管节首个船位碎石基床铺设
市海洋局举办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专题党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