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仙玄传说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机关剑术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4:49

仙玄传说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机关剑术

“嘭,嘭,嘭,”

又是连续数声闷响,霍君瑶一挥左掌,数道青龙战气喷涌而出,将叶狂风召出的八道青气全部拦住,

低沉闷响中,霍君瑶曼妙纤细的身影就像被一阵大风吹起,向后连续纵跃了三个起落,纤足在虚空之上连踩了十几步方才稳住身型,虽然看上去她的身型毫不紊乱,但其口中却已经暗暗咽下了一口血沫,

而反观叶狂风,虽然也是向后退了几步,但他每一次落脚,都是会在裸露出來的坚硬山石上遗留下一个半寸深的脚印,

虽然霍君瑶拥有强大的青龙战气,但前阵子与秦逆流相斗时造成的内伤并未痊愈,外加上叶狂风毕竟功力深厚,如今又已经达到了不堕境界,前几次虽然吃了一些亏,但这一次正面拼斗,他终于将自己的实力完全挥发了出來,才略占了一点上风,

“表姐,霍家的仇,留给我來报......”正当叶狂风想趁着霍君瑶气息受阻时上前猛攻之时,淡淡的话语声突然响起,

“君白......”此时,叶狂风面前的霍君瑶原本寒冰一般的脸色忽然变得缓和了起來,充满了女性‘柔’的一面,两片樱唇轻轻开启,吐出了两个字,

扭头一看,叶狂风见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正是一脸平静的霍君白站在殿前广场的废墟之中,冷冷地看着自己,

“小子,想趁人之危是吧,好啊,來啊,你们两个一起上啊,看我叶狂风怕是不怕,”叶狂风知道霍君瑶一个人已经与自己实力相当,再加上一个霍君白,自己取胜的几率实在渺茫,但他此时也已经豁了出去,知道他们二人都欲将自己杀之而后快,索性也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君白,当日我好担心你,后來听我师兄说你们将秦逆流赶跑了,我伤好后寻了你几日,不见你消息,反而遇到了那个熊巨和尚,他说你一定会來狂山派......”霍君瑶见到霍君白矫健的身影,话语声突然哽咽起來,

“夫君,我帮你掠阵,”正当此时,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从霍君白身后响起,紧接着,一道娇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霍君白身旁,正是持着将邪战刃的慕以柔,

“夫君......君白,你成亲了.......”霍君瑶脸上微微一怔,欲言又止,

在霍君瑶心中,一直是以为自己的身子在落星山上那一晚已经给了霍君白,她早已经将霍君白从表弟的身份转化成了“丈夫”,谁料到这里突然冒出一个称呼他做夫君的人,令她一瞬间有些懵然,

虽然狂山派上此时一片狼藉,但却更是突出了霍君瑶的那抹绿裙,显得她更是光彩照人,清丽脱俗,慕以柔看了看她,从她茫然中带有一些苦涩的表情來看,少女的第六感告诉自己,眼前这个清丽脱俗女子一定和霍君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君白,这是,”终于,按捺不住的慕以柔问出了关键问題,

“这......”霍君白本來一直叫霍君瑶表姐,倒也不觉得什么,这时候看到霍君瑶眉宇之间的那种苦涩,他忽得想起在落星山上那一晚发生的事情,那动人的tnt此时仿佛又浮现了在自己脑海中......

“我是君白的表姐......”这时,虽然声音中带着一丝心酸,但反倒是霍君瑶率先开了口,

“都他妈给我闭嘴,”这时,愤怒的叶狂风狠狠的将那黑色长戟甩出,冲着霍君白发起了雷霆一击,

那长戟在极大的加速度下,几乎是眨眼间就已经刺到霍君白胸前,强大的怒意让叶狂风这一击带起的气流足以将一个神技境界武道家撕扯成碎片,

“小心,”

“当心,”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声娇叱声同时响起,霍君瑶带着绿色残影的娇躯和持着将邪战刃的慕以柔同时扑上,蓝冰剑和将邪战刃双双架起,二人均是一般的想法,要为霍君白拦住这威力惊人的一招,

“放心,他伤不了我,守字诀,”长笑声中,一团黑光在霍君白身前闪出,正是舞成一团的墨竹剑,

这团黑色的剑光就如同一个无底的黑洞,将辅以叶狂风全部劲力的长戟深陷其中,不禁如此,就连飞身上來的霍君瑶和慕以柔都无法侵入这团黑光笼罩的范围半分,

“嗤,”

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声长响中,叶狂风的长戟带着残余的劲气一飞冲天,而那团黑光中心,一柄黑剑突围而出,中宫直进,直取叶狂风,

“诛字诀,”

墨家剑法中的守字诀用來防御强敌进攻,如果有墨竹剑在手,就算是武圣级别的敌人也不能攻入墨竹剑守御的圈子之内,

攻字诀用來进攻,若有墨竹剑,足可以将对方的攻击转逼为防守,一时间可以占尽先机,

而诛字诀是用來斩杀强敌所用,在画中界里鬼谷子曾说,地仙境界的修真者,若是让墨子以诛字诀來对敌,那就是一招一个,也就是说,强如山神黑战,在墨子手下也是被秒杀的对象,

霍君白虽然修为远远不如墨子,但是叶狂风的实力比山神黑战要差一大截,再加上霍君白的墨家剑法已经尽得墨子真传,只欠火候而已,此时这一剑,劲气在空间完全波荡而开,就像紧绷着的弓弦,一触即发,令叶狂风不禁瞳孔微缩,

面对这一剑,一般來说只有三个选择:躲避,防守,对攻

仙玄传说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机关剑术

,

虽然霍君白的真气修为只是神技境界,但墨家剑法的精髓他已经掌握,他劲气布下的力场就像一张蛛,每一根蛛丝虽然纤细,但覆盖面却特别大,对方如果选择躲避,那么进入霍君白所布的力场后便会如同飞虫撞进了蛛,再也沒有用武之地,会被“蛛丝”一根根的黏在身上,然后缚紧,最后则难逃一死,

如果选择防守,那么死的更快,就像墨枢所说:“御气如山,不如御气如刀,”霍君白的墨竹剑看似貌不惊人,但其中寒着的真气密集度却是十分可怖,一个练金钟罩铁布衫的气功师也许不怕掌击,不怕锤打,但是只要找一柄利刃,便可以轻易的划烂他的金罩铁衫,如今的墨竹剑上附着的真气,便如同一把最快的刀,可以把对方防守的屏障轻易击碎,

最后一个选择,对攻,这首先要拿出同归于尽的勇气,其次还要有非常高明的武功,不能说你刺我咽喉,我刺你肩头,这样就失去了同归于尽的意义,须得有你刺我咽喉,我刺你心口,这样玉石俱焚的高明功夫,

叶狂风武学修为深厚,知道这一剑不可躲,更不可挡,而对于他來说,对攻的勇气和功夫他都有,但他也沒有选择对攻,

因为霍君白这一剑散布出去的力场不仅仅是可以困死飞虫的蛛,更是一个诱敌上钩的机关,

墨家机关三十六法,这墨家剑法一样也在其中,三十六法中,土器,金器,木器,火器,水器,虫器,都可以制作机关,

因为机关术可以长时间维系动力,且不需人力驱动就可以触发,所以大部分的机关都作为墓穴守卫的用途,

土器的机关如陵墓中的断魂石,墓主一旦安葬妥当机关便会处于激活状态,一经触动,墓道及墓顶巨石坠下,即为断魂石,可以将身负精良装备的盗墓者砸成肉饼,绝无生还可能,

土器机关还有流砂锢,也是古墓中常见的机关,一经触动,机关打开,大量砂子冲入掘丘者所在,将掘墓者活生生埋掉,就算压不死,也足以闷死在当场,

金器的机关较为常见,暗弩,地矛,毒针,都属于此类,原理都是用金器的尖锐來对敌人造成致命的撕裂或者贯通伤,使其重伤失去行动力甚至丢掉性命,

火器的机关则是用特殊的引火之物密封在某种容器之内,如果机关被触发,容器便会破碎,里边的引火物遇到空气便会燃烧,从而迅速消耗掉掉墓穴中有限的空气,使敌人窒息而死,同时,燃烧产生的高温和浓烟也是致人于死命的利器,

水器的机关则是用地下暗河的力量,在墓穴中营造一片水域,水中可以撒以剧毒,也可以饲养一群水生食肉的鱼类,可以将敢于下水的一切活物撕成碎片,

虫器的机关则是营造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一些对人來说可以致命的毒虫生活在其中,在特殊的秘药作用下,这些虫子可以进入长时间的休眠,一旦被唤醒,那就是盗墓者的末日,

墨家机关中,最特殊的,则是机关剑术,而霍君白这一招之中,便融进了机关剑术的精艺,其原理就是将最强的杀机藏在剑招之中,只要对方选择对攻,便会触发剑术中的机关,墨竹剑瞬间便会吸纳对方递來的劲气,然后反作用于地方,敌人的招数威力越大,反击力度也就越强,

池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男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济南银屑病医院QQ咨询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